Eat your flowers

And your heart......
為愛你的人死,才值得……

如同初次的戀愛,初交的友情
好像半分忘了的古語一般模棱
苦痛更新
又來反復訴說衷情
訴說生涯中走錯了的歧路迷津

Una parte de mí ha muerto,
y no puedo llorar.
Ya que olvidé todos los sinónimos de 'tristeza'.
Ahora todo lo que puedo hacer sin ti es reemplazarte.


instagram:amanda_stony

【双法海】《前世莫追》(卓杰)chapter2

第二章、往昔如烟

法海到师兄的竹楼里一住就是三个月。

第一月,劈柴煮饭,下山采买,喝茶论佛,山下城镇的西郊有狐妖作怪,法海欲行,被师兄劝阻。第二月,劈柴煮饭,下山采买,喝茶论佛,东郊山林里出现大虫,伤了好几个上山的猎户,法海欲行,又被师兄劝阻。直到第三个月,法海有些坐不住了,人无完人,他本就不是有耐心的人。

“怎么,坐不住了?才三个月而已……”师兄给法海的杯中续了些茶水,说话不徐不疾。

法海按下心中焦虑,”师兄把我留这儿,不仅仅是想与我叙旧论佛,谈天说地的吧。”那人从小时候就喜欢故弄玄虚。

“哈哈,师弟还是从前的性子,总以为分开这十几年你能有所精进。”师兄笑起来眼角挤出几道不明显的笑纹。

以前?以前是什么时候?两人还在金山寺做小弟子的时候吗?

从法海有记忆以来,师兄总是在笑,师傅也喜欢这位与人为善的弟子,相较起来自己就常因孤高冷傲被师兄弟们排挤,唯有与他师从同一位师傅的师兄对他关爱有加,也习惯着自己的冷言冷语。法海虽为僧,理应慈悲为怀,可对待扰乱世间的妖物,却总能做到杀伐决断,这对于金山寺上那些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弟子来说,根本是天方夜谭。

他与师兄第一次奉命下山除妖的事不禁跃然眼前。

那年他只有15岁,但功力已可以和好几位师叔伯匹敌,被长辈们如此看好不免使他对下山修行更加跃跃欲试,师兄长他几岁,看上去沉稳非常,一路紧跟在他身后,偶尔叮咛几句。

“师弟,你走慢点儿。”

“是师兄步伐太慢,走慢了妖物都跑了。”年轻气盛且不知冷不知热,估计弟子中只有师兄待他依旧如初。师兄呵呵笑了几声,不自觉加快脚程跟了上去。

夜晚的赶路只是徒劳,黑暗里什么危险都可能发生。于是两人决定在路边客栈歇一晚,翌日赶路。小店的匾额有些残旧,上面斑驳的痕迹因为黑夜的缘故看不真切。

“掌柜,我们师兄弟二人途径此处,只求个落脚处,不知能否行个方便。”

那掌柜看了眼这凤眸星目的和尚笑得和善,身后略高几寸却被叫作师弟的和尚只是低头不言不语,掌柜面露难色但最终还是应承下来,说小店已经客满,但仍是将柴房让给了二人。

掌柜最后还不忘好心提醒,”这一片到了晚上可有妖怪出没,二位小师傅切勿出门,小心为妙呀……”

谢过掌柜,两人稍作洗漱后在柴房盘膝打坐,因为无法点火烛,只有初冬的月,又清又冷,穿过窗户泄在柴房的地上,斑驳陆离。

师兄慢慢站起身,挡住了月光。”师弟……你是初下山,觉得这山下的世界如何?”

“众生悲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世人一生都在苦海沉浮之间。”

“师弟只是将师傅所教,经文所写复述一遍,没体验过又怎么知道?师弟又怎么知道山上的世界一定比山下的世界好呢?”师兄在法海身边席地而坐,目光澄澈,如山间清潭潺潺,无比温柔和亲切。

法海被那如炬的目光看得有些窘迫,低下头来,竟没发现师兄在一点一点向自己靠近。当在抬起头时,师兄不过距离自己几寸之近,这让一向心如止水的法海心中一荡,也吓得向后弹开。

“你根本不是我师兄!你是谁?!”眼中的慌乱被迅速压制了下来,他大喝一声。

“师弟,你怎么了?”

“住口,妖孽!你把我师兄弄到哪儿去了!不然休怪我不客气!”语气严峻。话音刚落便与那”师兄”搭上了手,一起跳出了柴房,来到了院子。二人以快打快,瞬间拆了数十招。法海临敌经验不足,但好在沉着冷静,但一时之间功力悬殊,却也打他不倒。

那人一跃跳上屋顶,朝法海喊到”你这小和尚,出手还真狠。”可语气中充满了调笑。

“你到底是谁?我师兄在哪?”数招下来,法海已有些焦躁。

“我呀,我是能读懂你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的神仙,越龌龊的心思,我越喜欢。小和尚,你六根不净,还当什么和尚?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们和尚……哈哈哈哈哈哈哈……”

法海只觉得两颊热乎乎的,心里的动摇让他丢下以往的冷静。他双脚一蹬,向屋顶上飞去,出掌也变得毫不留情起来。”妖孽!休要胡言乱语,把我师兄还回来!!”

月光之下,那人见法海势如疯虎,自己本不伤人性命,不禁有些胆怯,心中一怕,脚步便开始虚浮。于是这一掌只打得那妖孽五脏六腑犹如倒转了一般,呻吟出来,跌落庭院之中。法海一脚踩在那妖孽的胸口:”说!我师兄呢?”

那妖孽险些气绝,虚弱地答道:”小师傅,放……放了我吧!”

法海看着”师兄”被自己踩在脚下还真有些心境复杂,可一想到真正的师兄安危难料,便脚尖再一用力,使那妖孽吐出两口鲜血,”快说!”

“被……被我藏在了二楼的客……客房里……”

法海再一琢磨,更加气愤,“原来你和那掌柜是一伙儿的!”

法海脚劲一松,那妖孽便幻化回本身的模样,跪在地上大呼饶命,“师傅饶命!师傅饶命!我们也是鬼迷了心窍……想……想让过路人说出他们的秘密,骗取些钱财……我们只求财,不害命的呀!师傅饶命!大侠饶命!”说完语无伦次地在地上哐哐磕头。

法海早已满肚是火,从柴房拿出绳子将那妖孽一捆,”带路!”他一吼,便指挥着那妖孽上客栈二楼找师兄的踪影。

黑店掌柜和这妖孽定然没想到,解决了师兄,其实厉害的是师弟吧。结局自然是二人化险为夷,师兄也只是后脑被敲了一棒,所幸并无大碍,这好歹让法海吃了一颗定心丸。

可在如何惩戒妖孽的问题上,师兄弟有了分歧。法海坚决主张将妖孽就地正法使其不得再祸害人间,可师兄则认为应该将那妖物封印,回金山寺交由师傅决断。可仅凭两人的功力,难免夜长梦多,加之这妖物熟知人心,更是不能掉以轻心。

“好!那让我来将他打回原形,也算是我佛慈悲,放它一条生路。”话还未说完,法海一掌下去,那妖物便化了原形,几百年的道行灰飞烟灭。法海稍稍呼了口气,可这神情并未逃过师兄的眼睛。

“阿弥陀佛……”师兄这句话像警钟一样敲得年少的法海两眼发昏,他便收了收心,不再说话。

这段往事只是二人下山修行的一段插曲,后来也就再没被谁提起过了。

 

“师弟想起以前的事了?”对面的人凑近看向法海,这人总能猜到自己在想什么。

法海不可置否,只是向后一缩,偏头看向远处的竹林。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想起当年与师兄一起下山时的场景,或许那时妖孽的话对自己并没有造成什么s影响,又或许他只是在自己心中埋下了种子,需要很多年才会发芽。

毕竟,那妖孽识得洞悉人心。

师兄的目光还紧锁着自己,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师弟,这么多年你降妖除魔,可有什么感悟?”

又是和十五年前同样的问题,只不过这次问的人是真正的师兄,法海也不急着回答,反问道:“倒是师兄,这些年隐居山林,又悟出了什么?”

他喝了口茶,想了想说道:”我们常说世人生老病死,苦海浮沉,你我皆在俯视世人,真正的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你我都从未体验过,又怎会懂得世人的甘之如饴呢?”

法海大惊,这话如此耳熟,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对早年往事的记忆,看着师兄坚定的目光,法海颓然地提醒道:”师兄切勿妄动凡心。”

对面人一愣,哈哈大笑,”一花一木一草一石,天地万物皆有灵,有灵就有情,像你一样榆木脑袋,一辈子都想不明白的……”他敲了敲师弟的脑袋,进屋去了,留下空愣在原地的法海。

世人或笑或怒、或嗔或痴、或悲或喜,这一刻的法海觉得自己似乎窥探到了些细枝末节。

======================================

这一瞬间耳边想起《法海你不懂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谢大家捧场啦~写的很愉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15)
©Eat your flowe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