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 your flowers

And your heart......
為愛你的人死,才值得……

如同初次的戀愛,初交的友情
好像半分忘了的古語一般模棱
苦痛更新
又來反復訴說衷情
訴說生涯中走錯了的歧路迷津

Una parte de mí ha muerto,
y no puedo llorar.
Ya que olvidé todos los sinónimos de 'tristeza'.
Ahora todo lo que puedo hacer sin ti es reemplazarte.


instagram:amanda_stony

【双法海】前世莫追(卓杰)chapter1

这是一个脑洞,是《青蛇》的法海赵文卓X《白蛇传说》的法海李连杰。简直是邪教对不对。我的一个脑洞,然后我基友陪我一起出了主意,就写了,我第一次写这种古风,不会写啊救命,还好有基友陪我一起说段子。

先上第一章吧。稍后会慢慢更新。

====================================

《双法海/前世莫追》

楔子

“相传在千里之外啊,有片竹林,唤作紫竹林,自古便是充满灵性之地。在那儿有两条大蛇,盘踞山间一同修炼了五百年,吸日月之精华遂幻化为美人。一青一白,这有着千年道行的白蛇爱上了凡人,便带着青蛇来到凡间……”

说书人的醒木一敲,路过茶馆的和尚便止住了脚步,这个故事的后续他听了无数遍,可每次听到有人说起又不自觉驻足。里头除了青白大蛇和那倒霉的凡人,还有个和尚,传说中神佛转世却棒打鸳鸯的恶和尚。白蛇为救自己孩儿一命与那和尚打得昏天暗地,水漫金山寺,导致死伤无数,生灵涂炭。

他在茶馆门口听了片刻后就压压斗笠,快速甩开身后的人声鼎沸。十年的光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又足以让人们抹去伤痕,忘却悲伤。那场大水中流失的生命,十年后也不过是说书人口中的故事、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他回想起十年前的大水,不禁顿感苍凉,却对自己这心情无能为力,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山峰,说书人口中位于千里之外的竹林其实就近在咫尺,世人愚钝痴迷,总愿为自己留些幻想罢了。和尚轻笑,就算知道真相,十年了,自己与这世人又有何差别,连踏上那片竹林的勇气都没有。

而他,就是那个传说里的恶和尚,法海。

 

第一章、深山遇故知

黄昏,山上的竹林沙沙作响。

风轻揉着细嫩枝叶,耳边的竹海潮汐,脚下是竹影横斜。穿梭在竹海中的法海和尚年约而立,身着皂色葛布单衫,外披袈裟,虽眉目清秀,却神色有些颓唐,如孤松之独立,玉山之将崩。

法海和尚自从白娘子水漫金山之后便一直四处游历,十年见惯世间疾苦的他早已不是多年前那个眉目凛凛的年轻人了。这也是他十年来第一次踏进竹林,他在这儿意气风发地收服了一只无辜的蜘蛛精,也遇到为产妇遮雨的青蛇白蛇,才有了后来那些孽债。

回想中,法海已不知不觉身处竹林深处,朝不远望去,看到几缕炊烟,愣了愣神,转而了然一笑。

许是傍晚将至,愈是走近雾霭便愈看不清目的地,身边青碧的芳草都蒙上一层薄纱。这一生一梦,梦里梦外皆如烟,越是想要靠近尽头越是兜兜转转无法到达。

于是,法海顿了顿手中持的红漆禅杖,各环震颤,回响在山间的沉音惊起了归巢的飞鸟。

“你这是在欢迎我?”法海的声音不大,却像是要响彻山间。

“十多年不见,你还是个急性子。”只见竹林里的烟雾尽散,不远处飞身前来为身穿白色法衣的和尚,来人看上去并不比法海年长多少,且神姿俊朗,他笑着揶揄法海的急性子,亲昵得仿佛只与他分别数日。

可那人转而变得来势凶猛,法海向后一跃,躲开了那人的掌风。手中的禅杖顺势挥去,各环银光闪烁,铮铮有声。那人没拿武器,只是手中一串佛珠,泛着奇异的紫光,法海觉得甚是眼熟。他轻轻一挡,便挡掉了法海的攻击。但法海念头转得极快,也不恼,禅杖脱手,向那人刺去,可他的招数仿佛被看穿了一般,那人一个侧身,就简单避开了致命一击。禅杖”铛”的一声插在那人身后的土地里,法海掌心一翻,随即禅杖又飞回了他手中。

三招之间,便分出了高下。

“没想到光长年纪不长教训,招招皆是杀招啊。法海师弟。”

“师兄,你也别来无恙。”大概还有些刚才的挫败,法海倒也不接话,只是寒暄。

“我看你应该学我在这般仙境住上个几年,磨一磨戾气。”

法海倒也不惊讶师兄对他的取笑,毕竟两人从小一块长大,一起修行,后来才因为某些事分道扬镳。他从未想过此生还有机会再见到师兄,可自己还是被命运牵引进了这片紫竹林。

白衣和尚拍拍衣服上沾染上的扬尘,“早就知道你会来,泡了些好茶等你,平时我都不舍得喝。”他不由分说地示意法海跟上,法海也只是识趣地紧随其后。

竹林间有一座两层竹楼,和满眼的郁郁葱葱很是协调,楼前的小院种了些蔬菜,让法海觉得心情舒畅。用过晚饭稍事歇息后已是夜阑时分,法海睡不着,便与师兄二人坐在小院的石桌旁喝茶,昨日还是凡尘俗世的嘈杂,突然的万籁俱寂让法海有些不习惯。

“师兄出走金山寺后,一直生活在这里吗?”想必不是,但法海觉得长久的沉默后自己应该先挑起话题。

“独自修行了好些年,斩妖除魔的事儿也做了不少,当然也结交了江湖上许多朋友,自己的道终究要自己来悟。”

“悟出什么了吗?”

“我还差得远呢。读了再多经书,参透再多道理,也是红尘过客……倒是你,这次来,似乎是有心事。”

“十多年前的旧事了……”法海叹了口气,可早已没有那种胸中愤懑、气血翻涌的感觉,只觉得无力。

“水漫金山,看来你还在懊悔。”师兄犹如看穿了自己,一语道破。

“所以这十年来我毫不停歇地修行,想要赎罪,也想看透些什么。”

 “修行,就是修正你错误的观念,可对错不分,又何以谓修行呢。种如是因,收如是果,这十年你当是磨砺罢。” 对面的人淡然地饮了一口茶,说到:”都在红尘里行走了这么多年了,若还是不解,不如停下脚步,看看身边的人和物,也许会有新的感悟?

法海的神色一亮,答道:“昨日我正有此意,不知不觉便走向了这紫竹林。”

“不介意的话,就留下来陪师兄住个三五个月,多年未见,我们也好叙叙旧。”师兄坦荡地笑了起来,全然没把法海看作不速之客。

这场再会也许真是冥冥中注定,他见师兄盛情邀请,也没有理由推辞,虽然自己心事重重,但还是顺势答应了下来。

夜更深了,竹林里又开始飘起薄雾,成丝的,成缕的,如梦如幻。

往事历历,法海又一次在卧榻上一夜无眠。

 

TBC.

=====================================

这只是第一章,慢慢你们就会发现我的脑洞有多大,不要催我,催我我也没法快(跑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16)
©Eat your flowe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