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 your flowers

And your heart......
為愛你的人死,才值得……

如同初次的戀愛,初交的友情
好像半分忘了的古語一般模棱
苦痛更新
又來反復訴說衷情
訴說生涯中走錯了的歧路迷津

Una parte de mí ha muerto,
y no puedo llorar.
Ya que olvidé todos los sinónimos de 'tristeza'.
Ahora todo lo que puedo hacer sin ti es reemplazarte.


instagram:amanda_stony

【情人節特供/有火有】《第四位家庭成员》&《理想型》

【情人节特供】《第四位家庭成员》

火村英生捡回来第四只野猫的时候,时绘婆婆终于爆发了。除了瓜太郎、小次郎还有怎么都教不好的小桃,这才没过几个月,火村英生又拾回来一只黄白相间的母猫。

“真是的,家中都要被这些猫咪占满了,火村老师你每天在大学里,还不是我这个老太婆来照顾么?”

火村蹲在沙发边,看着这位小小的家庭新成员和小桃互相挠,大概是为了争夺家中的正牌女主人地位(鉴于小桃先进家门),它俩都显得格外卖力。

“时绘婆婆,这不是给它们多个伴儿么,两男两女,他们平时还可以联谊什么的。”火村抬起头仰视着篠宮时绘,眼中闪过一丝丝哀求,一丝丝可怜和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狡诈。他抱起还在打斗中的小奶猫,挡在面前,握着猫爪向这位以心软著称的女士招招手,“来,快说‘今后请多关照’。”

时绘婆婆虽然每次都会为自己的心软和纵容而扼腕,但当下总是敌不过火村副教授的苦肉计攻击,无奈地摆摆手“随便你吧,但猫咪的烂摊子必须你和有栖川老师一起收拾。”

“诶——凭什么我还要加入啊!”有栖川有栖不知何时进的门,站在门口观战不语的他终于也耐不住性子走进屋内。“这显然不公平!”

火村笑着将小猫放进对方怀里,试图感化他“你看,她很可爱吧。”然后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有栖川摸了摸小奶猫的肚皮,心里一暖,却撇着嘴不肯承认。他深知,火村副教授工作日全天在英都大学,有时休息日也会奔赴研究室,如果时绘婆婆不照顾,那这个重任绝对要加在自己身上。

“捡猫时信誓旦旦的要照顾人家一辈子,自己忙起来就把猫咪丢给他人,有空了才来逗弄一下,你是新婚就让妻子独守空房的混蛋丈夫么?”他不满地抱怨道。

“诶?你说猫还是说你?”火村头也没抬,不经意地一问,惹来在厨房忙碌的时绘婆婆噗嗤一笑。

也不是说火村不善待这些小小的家庭成员,而是很悲哀的,有栖川的空闲时间还真要比火村多得多。可现在重点不在这里,而在有栖川瞬间涨红的脸颊。

他放下猫咪,只留下句“说什么呢,白痴!”就躲进厨房给时绘婆婆打下手去了。

火村抚摸着被对方丢下的小猫,“你看,那个叔叔又生气了……”

夕阳照进老屋内,火村侧躺在庭院的木质走廊上等着晚饭上桌。几只小猫则绕在他身边转悠,他时不时逗弄一下其中一两只,然后发出几声轻笑。阳光像柔软的毛毯一样改在火村的身上,让他舒服的打了个呵欠。

有栖川有栖的脚步声很轻,即使出现在了火村身后也不让他察觉。看到这一幕,对于养猫这件事,竟生出些莫名的使命感,期待这位三十四岁的副教授再去结交新朋友大概是有些困难了,自己如果某日离开,至少还有这些小东西陪伴着他。

何况,自己从未打算离开。

 

【情人节特供】《理想型》

人的灵魂曾经在另一个世界见过各色完美的理想型,那是个尘世不可企及的绝对形式,最善的善,最恶的恶,以及完全符合数学定义的圆。人一诞生,再抽象的理想都有了内容,有了细节,随之而来的也就是缺陷和遗憾。

这套柏拉图形而上学的理论也同样用于火村英生的人生中,一般人得过且过地活着,耐受着缺憾,甚至发现不了缺憾,乐在其中地生出一套有残缺才美丽的谬论。但火村不敢苟同,不完美的犯罪怎称得上美丽,可自己脑海中勾画的完美犯罪却从未出现过,这大抵就是抽象理想和残缺现实之间的巨大差距吧。

“喂……你那什么表情!”

门也没敲就进入研究室的是火村副教授从大学时就交好的老友有栖川有栖,是个半温不火的推理小说家。虽然有栖川自己不肯承认,但他的副业是临床犯罪学家火村英生的助手。两人配合了十几年,默契十足。

有栖川进门后将雨伞竖在墙角,一屁股陷进沙发里,“火村,你刚才是什么表情,怎么?遇到了什么恋爱烦恼么?”他一边拍了拍外套上的雨水,一边问道。

“我会有那种烦恼么?”火村不屑地指指办公桌上堆成小山高的巧克力,轻笑了一声。

“喂,你这家伙,还真是受女学生欢迎啊。”沙发上的男人耷拉着脸,说不出的羡慕。突然,他声音提高了几度,恍然大悟道:“噢对!说起来今天是情人节呀!”虽然这个节日和他无缘多年,原因可能是他这些年都在全力伺候着催稿的编辑,家里的几只猫咪,还有名义上的猫咪主人——火村英生。

说着火村也拆开一盒巧克力“呐…吃不吃?”

“我才不要,那是你的爱慕者送给你的。我怕烂舌头!”

“我借花献佛呀!”

有栖川有栖听闻也来了劲儿,一拍大腿站起身来。动作夸张地朝火村英生的方向踱去,眼角硬是挤出了条条笑纹。

“呐呐~怎么,要向我表白?是不是这么多年终于发现了我的优点?”他用手肘推了推座椅上的副教授,一脸揶揄。

“嗯……是的呀。”副教授却一脸坦然,点点头,“愛してるよ……(我一直爱着你哟……)”

“哎呀,我就说嘛……你早就……诶?诶——————?什么?”

“親友としてね…(作为朋友…)”火村英生也笑着补充道。

“喂!你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吓死我啦!”有栖川的表情才终于放松下来,嘴角依然带着尴尬的僵硬。

“看你吓的……这不是看在你情人节孤苦伶仃,给你些安慰么。”说着他将剥开包装纸的巧克力递到身边人的嘴旁,“来,张嘴!”

此刻的火村英生突然有些释然,除非自己去犯罪,不然他有这个自信自己大概一辈子碰不上完美的理想型犯罪案件了。但对于解决案件仍抱有执念和享受,毕竟解决案件的过程是完美的呀。

只要这个人在一直都在的话……

“喂!有你这样强行投喂的么?”

“但你不还是吃了么?”


END.


=======================================

第二篇是po主昨天收到好友的“愛してる、友としてね”的好心善良表白,突然受到启发,本来想要开虐,但是怎么说都是个情人节,就都是小甜饼啦!

大家情人节快乐啦!

祝福大家喜爱的CP都是糖,没有玻璃渣!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75)
©Eat your flowe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