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 your flowers

And your heart......
為愛你的人死,才值得……

如同初次的戀愛,初交的友情
好像半分忘了的古語一般模棱
苦痛更新
又來反復訴說衷情
訴說生涯中走錯了的歧路迷津

Una parte de mí ha muerto,
y no puedo llorar.
Ya que olvidé todos los sinónimos de 'tristeza'.
Ahora todo lo que puedo hacer sin ti es reemplazarte.


instagram:amanda_stony

【有火有】日常短編ログ2

《不经意的温柔》

    篠宫时绘太太在闲暇时很爱看看推理小说,诡谲莫测的故事编排,人心叵测的各种角色,总是引人入胜。而自己迷上推理小说正是从推理小说家和他的朋友常来光顾的时候开始的。

写小说的人,标题要么语不惊人死不休,要么就平淡中见真知,无奇中显神奇。有栖川有栖认为自己显然属于前者。他至今所著的推理小说也常被时绘太太夸奖为“标题夺人眼球、标新立异”,

“有栖川老师最近的作品很有趣呀。”时绘太太给炉子加了些炭,撑着腰站了起来。家中两位常客总说用炭火烧出来的开水泡茶,味道才更加芬芳浓酽,就算有些麻烦,她也照做不误。“特别是……樱……樱……”

“樱川的奥菲利亚对吧……”有栖川有栖听到自己最近的作品又一次得到夸奖,也立刻接茬,眼角的笑纹都变得格外明显。

“但觉得和几年前的作品有挺大区别的……”

“这话怎么说?”

“嗯……曾经觉得有栖川老师的作品属于保守派,都是些较为传统的题材,当然很合我的口味啦。只是这几年的风格……怎么讲,变得很新鲜,很大胆呢。”

“诶……?是么?我自己没怎么意识到呢。”有栖川有栖挠挠脑袋。

“也就时绘太太会夸你。”木质推拉门被打开,挂在门框上的金属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进来的是个穿着深灰色长款外套的男人。与其说是男人穿着外套,不如说是大外套罩在了男人身上。但是这种不合身感倒是与男人那一头凌乱的卷发相得益彰,根本不像个正经人。

当然这只是小说家心中的腹诽罢了,推门进来的男人不耐烦地用脚踢了踢他随意跨坐在沙发上的小腿,示意给自己让个位子,小说家嘟囔着,只好乖乖坐正了身子。

男人是京都私立英都大学的犯罪学副教授,有栖川从大学时代开始交往了十多年的老朋友。有栖川自认为并不是一个风格特别奇异的小说家,而火村作为一个研究人员则的确与众不同的,不只是对犯罪的现场以及相关人员进行实地调查,而且其研究范围还包括参加警察的调查。那也并非是单纯到场实地考察调查过程,积极地探明真相追究罪犯才是他的工作作风。

于是有栖川便给这样的火村起了一个名号——“临床犯罪学者”,京阪神的警察都非正式地认可有实绩的他参与调查。不得不承认,这人是优秀的研究人员和侦探,拥有奇异的才能。

“火村,你今天回来得可真晚。”

男人抬起头,乱发遮盖住了眼睛,看不太清表情,“谁像你,每天来时绘太太这儿蹭饭。”

“喂!我哪有每天都来!我昨天就没来!”有栖川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男人轻哼,“昨天和前天都是我在请你吃饭。”

“喂!火村英生老师,是谁热情邀请我去贵校和谁探讨案情的啊?”

“那是我看你每天吃垃圾食品很可怜。你再不交稿就要喝西北风了。”

“酱油拌咖喱饭的人才可怜好么……”

“也比你好……吃什么都用酱汁”

水壶里的热水翻滚起了白色的泡泡,时绘太太笑着拿起水壶给两位斗嘴斗得乐此不疲的成年人分别倒了杯热茶。

虽说二人都年过而立,但只要同时出现在时绘太太家,这样的日常拌嘴每天都得上演,倒是为偌大的老屋增添了些生气。一股茶香在杯中蔓延,从鼻端沁到二人咽喉,四肢百骸有着说不出的轻松快慰,不管如何,他们都希望这样惬意的时光稍微长一些。

“铃铃铃……”突兀的电话铃声不仅打断了二人所沉溺在的悠闲时光,也让正放松的有栖川吓了一跳,杯中的茶水溅在了领口,烫得他嗷嗷直叫。

火村立刻接过有栖川手中的茶杯,紧张地盯着对方,确认对方并无大碍才不动声色地将杯子放在茶几上,催促道:“快去换衣服吧,我们要出发了。”

时绘太太看着火村英生的表情由温柔转向凌冽,便微微抿嘴,一阵感慨,这两个孩子仿佛总被时间追赶着,停下一刻都不行,自己这儿如同他俩的避风港,无论世道多坏,人心多恶,就连火村那样清冷之人都能卸下心防,与自己的老友肆意而为,打闹嬉戏,这让她不禁一阵安慰。

“你们快出发吧,别让警官们等急了。”时绘太太将一条咖啡色围巾递到火村的手里,让对方一脸诧异。

她努努嘴示意火村“有栖川老师让我交给你的,上次他害你跳进水里救他,说要回个礼。看你总敞着领子,这大冬天也怪冷的。”

“他干嘛不自己拿给我?”高个男人一边笑着,一边熟练地将围巾圈在了脖子上。

却被时绘太太用手肘顶了一下,“还不是怕你笑话他么。你这人,那么容易看穿别人的恶意,反而遇上好意又不知如何处理。他这不是怕你俩都尴尬么。”

“唔……嗯。那您替我谢谢他。”火村顿觉脸上一热。

此时有栖川已更衣完毕,出门看见火村脖子上围着的咖啡色围巾,心中一暖的同时,又觉这搭配着实诡异,惹得他低声笑起来。坏品味还得在自己的带领下慢慢改正呀。

告别时绘太太后两人匆匆出门了,半路上天空飘下簌簌雪花,应该算是京都的初雪,可两人并无闲心停下脚步观赏,有栖川只裹了裹外套,低声提了一句

“今年的雪下得真早啊,冷天快到了呀。”

“多谢你的围巾,有栖。”

汽车从马路边飞驰而过。

“诶?你说什么?”

“唔……没什么。”

火村英生的深灰色风衣翻飞在京都夜晚的街道中,身旁紧跟着他多年的老友,连路边的灯光也显得格外的温柔,拖拽着二人同样温柔的背影。

 

 

TBC.

----------------------------------------------------

短編ログ里都是日常小短片。po主在憋大招呢。

不觉得po主今天很高产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73)
©Eat your flowe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