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 your flowers

And your heart......
為愛你的人死,才值得……

如同初次的戀愛,初交的友情
好像半分忘了的古語一般模棱
苦痛更新
又來反復訴說衷情
訴說生涯中走錯了的歧路迷津

Una parte de mí ha muerto,
y no puedo llorar.
Ya que olvidé todos los sinónimos de 'tristeza'.
Ahora todo lo que puedo hacer sin ti es reemplazarte.


instagram:amanda_stony

【狗帶CP】《张老师德艺双馨会撩弟》

 答應的大家,一邊開虐坑一邊開傻白甜坑,你們看,我並沒有食言。傻白甜真是簡單,什麼都不用想。腦洞來自本群的腦洞擔當 @乖戾与天真 


**************************************************************


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傻白甜預警


******************************************************************


尹正突然意识到今年是他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最忙碌的一年。身为一个28岁的“新人”实在是不习惯走到哪儿都有一群小自己十来岁的姑娘跟着 。他看了眼被堵在厕所里不敢出来的凯凯·王,舒了口气,心中略感平衡。


但这就是所谓的“明星”吧,说好了利用名人效应导人向善的呢(?),自己怎么能让小姑娘们专门逃课来见自己,于是买了些零食亲自去慰问一下在门外等自己的粉丝,叮嘱道:


“不要乱花钱,回家注意安全,下次再逃课来就不见你们了,带伞了没有啊。诶?什么?不要签名要抱抱?……好好好,那就抱抱吧……”


终于送走了粉丝,尹正回到化妆间。他来得有些早,化妆间里一个人都没有。打发了助力给自己去喊化妆师,网瘾严重的他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刷微博。


鲁一哥3天没发微博了,想他;鲁一哥7天没发微博了,想他;鲁一哥都快一个月没发微博了,不行我得去问问。


内心戏丰富的摩羯boy现在内心很狂躁呀。


说曹操曹操到,张鲁一和他的助理有说有笑的进了化妆间,看到尹正也在,就热情地打了个招呼,两人寒暄起来。


“麻烦帮我买杯咖啡吧,谢谢。”张鲁一对助理说到,转眼看到尹正,“嗯,帮尹正也买一杯吧。美式,不加糖不加奶。”


嗯,鲁一哥人真体贴,自己买咖啡也不忘了我,还知道我喜欢喝美式不加糖不加奶。


诶?诶!!!!!?等等,他怎么知道的呀?!


“谢……谢谢鲁一哥。”尹正挠头。


化妆室只有他们二人,这让尹正有点坐立不安。张鲁一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透过面前的镜子打量着他,尹正意识到镜中的目光,像猫被踩了尾巴浑身鸡皮疙瘩。


“鲁……鲁一哥,您看我干嘛呀?”他怯生生的问。对于这位比自己大6岁的前辈,尹正是倾慕大过了尊敬。无论张鲁一是谦虚还是搞笑,一举手一投足都透露着优雅。尹正不知道张鲁一的背景是什么,只知道从小家境富裕,又经过了良好的文化环境熏陶,是自己这种普通家庭长大,从小调皮捣蛋的小鬼比不上的。尹正看过张鲁一的每部戏,即使是个配角。《黄金时代》上映的时候,他就为了守那一分多钟的镜头,反复去了电影院几趟。


看,咱给鲁一哥支持票房了呢。


不,你支持的票房其实是汤唯和冯绍峰的。


张鲁一像他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被隐秘地深埋心中,每过一阵子就要拿出来反复咀嚼端详一次,这种崇拜和憧憬他没告诉过任何人。后来两人有了机会合作演戏,每每与张鲁一相处都能让他兴奋不已。


啊,鲁一哥戴圆框眼镜不显脸长,鲁一哥梳油头真好看,难怪喜欢拍民国戏,啊鲁一哥……


每一次接触都让他的喜爱和倾慕加深一分。


 


“尹正,在想什么呢!”张鲁一点了根烟,将烟缸向自己身边挪了挪。“来一支么?”他递了根烟给尹正。


尹正一个激灵,才从思绪中跳出来。“不……不用了,最近粉丝逼我戒烟。”说完有些后悔。这话听上去一点都不帅气。鲁一哥应该会喜欢那种有主见有气场I do what I want的人吧。懊恼不已的他用余光瞟了眼张鲁一。


“真是听话啊。我也想戒烟来着,只是一直戒不掉。”他吐了口烟雾,尹正有些看不太清他的五官。


“要不……要不我监督你吧。”说完尹正只想抽自己嘴巴子。人家就跟我客气一下,我还来劲儿了。啊啊啊啊啊啊尹正你的情商到哪里去了。


张鲁一噗嗤一笑,满口答应“好呀好呀,你可得说到做到啊,我老烟枪总会忍不住的。”


“那我就把您的烟全部没收。”尹正一看对方没恼,也轻松了许多。


“那我会装可怜乞求你的,你可要抗住了啊~”对方很配合的做了个可怜兮兮的鬼脸,然后两人一起哈哈大笑。“诶!尹正,你别动!”


突然被叫住的尹正一愣,硬是止住了笑声。“干……干嘛?!”


然后他明确的感受到张鲁一的脸开始像自己靠近,他高挺的鼻梁和好看的眉眼在自己眼中逐渐放大,他甚至能从对方的双眸中看到自己双颊上发烫的红晕,尹正知道自己应该向后缩的,可鲁一哥叫自己别动。


男人的气息还未如自己所愿地抚上脸庞,张鲁一就一退,拉开了距离。


“你瞧,你衣服上有根线头。”对方举起一根明黄色的线。


“哦……哦哦哦”这才大梦初醒的尹正连忙道谢,一边深吸两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此时张鲁一又抬起手:“你很热么?”,手在尹正的脸上摸了摸,“怎么这么烫?”。


尹正吓得直接站起身,像是被拆穿了最隐蔽的谎言。


“吓到你了么?我看你脸有些红,怕你不舒服。”张鲁一一脸轻松地扔掉线头,自顾自地点起了第二根烟。


尹正这边已是有些懵,稍许,他仿佛鼓起很大的勇气似的“鲁一哥,我其实……有件事……一直想和您说。”


张鲁一架起脚,向后一靠,笑得有些说不出的狡黠,“嗯嗯,你说吧。”


“其实我……我从很久前……就……”尹正低着头,身上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在扎扎实实地体会着大写的“尴尬”。


 


“张老师!可以开始化妆了……”大门被姗姗来迟的化妆师推开,“尹正也来了啊!坐下开始化妆吧!”化妆师是位豪迈的东北大姐,因为是老乡,所以和尹正很聊得来,她拍了拍尹正的背让他坐下。


“诶?尹正你脸上了腮红么?跟猴屁股似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说咱们东北人耿直,阿姨你太心直口快了!尹正仿佛耳边又响起来久违的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宝宝,心里hin苦啊~~~~


 


也許會TBC.

也許不會

 


 


 



 
标签: 狗帶CP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41)
©Eat your flowe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