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 your flowers

And your heart......
為愛你的人死,才值得……

如同初次的戀愛,初交的友情
好像半分忘了的古語一般模棱
苦痛更新
又來反復訴說衷情
訴說生涯中走錯了的歧路迷津

Una parte de mí ha muerto,
y no puedo llorar.
Ya que olvidé todos los sinónimos de 'tristeza'.
Ahora todo lo que puedo hacer sin ti es reemplazarte.


instagram:amanda_stony

【毕苏/狗带CP】雨夜(大结局)

 【原作向】(上)是畢的視角,(下)是蘇視角  

有相遇,還有相知相識相爱


【毕苏/狗带CP】雨夜(上)

http://amandafabrique.lofter.com/post/20f0fb_8f08e71

【毕苏/狗带CP】雨夜(下-1)

http://amandafabrique.lofter.com/post/20f0fb_902c751

【毕苏/狗带CP】雨夜(下-2)

 http://amandafabrique.lofter.com/post/20f0fb_916be25


哎呀,我是不是应该把前两章连在一起发啊!大结局了,毕忠良你这个大傻子!

送给我群污力滔滔的小杉杉、鸥妹还有断妹~~~~

==========================================



毕忠良知道自己现在的地位和日本人的信任如何得来,想必陈深什么都和他说了,自己是如何在极司菲尔路附近的弄堂里抓住唐山海,又是如何心狠手辣地杀死曾树。那夜,曾树粘稠的血液流淌在苏三省的黑色皮鞋下,他像是踩过蝼蚁一般将皮鞋踏得“哒哒”响,猩红色溅上他的裤腿,他斜了陈深一眼,陈深向扁头努了努嘴,立即有两名特工迅速地拖走了曾树,像拖走一棵被锋利的斧子放倒的树一样,在路上留下一条发黑的血线。

军统还有力量在上海——这句话是苏三省对陈深说的,对方没有回应他的试探,只是望着远方黑暗的空巷,点了支烟。

不知道自己这句话他传给毕忠良没有,毕忠良对于陈深的信任自始至终都是苏三省心中的一根刺,他近乎确定陈深和唐山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拔了自己心头的这根刺就是在55号直属行动处的心头上扎一刀,苏三省不肯承认自己有些许犹豫。

果然,没有确凿的证据,别说除掉陈深,自己根本寸步难行。

所以,苏三省不能坐以待毙。毕竟他的办公桌前那张镇纸下的纸条放了好几天了,纸条上的内容是:提供汪伪政府汉奸详细名单,飓风队即将重建。风一阵一阵地吹着,那张纸条就在风中哗哗作响,鬼哭狼嚎的。

这些天苏三省也总约李小男在舞厅喝酒,那个三流电影明星,那个爱着陈深的女人。他观察着这个女人,女人总是向自己投来软绵绵的笑,时不时又深沉地看着远方,不一会儿转而邀自己去舞池跳舞。让苏三省真有些自己要坠入爱河的错觉。

“桃花旺是好事,但也别耽误了工作。”背后冷不丁传出毕忠良淡淡的忠告。舒服日子一旦过起来了,就好像是忘了虎视眈眈的敌人。苏三省脊背一凉。

他转过身,然后走回毕忠良的办公桌前,不自觉挺直了腰身,“毕处长什么时候关心起苏某的私事了。”

毕忠良笑了,仰脖喝下了一口茶,并将几片茶叶往嘴里送,十分细心地咀嚼着。摆摆手让他回去。

苏三省回去后才反复咀嚼着对方看似无意的话,他有些惊讶地发现毕忠良是在看自己不顺眼。自己在梅机关和特工总部红得发紫,东亚研究所的经费也一加再加,这让对方心里不舒服却又无可奈何。苏三省在自己租的办公地点办公,偶尔地也来一下毕忠良的办公室作简要汇报。风尘仆仆的样子被毕忠良讲成了“桃花旺”,这让苏三省一边觉得生气,一边觉得得意洋洋。

可苏三省以为的舒服日子没过上几天,就被打破了。

李小男披头散发地坐在优待室的时候,嘴角有血,坐在椅子上像没事一样,低着头一首接一着地唱着周璇的歌,从《四季歌》到《天涯歌女》,从《春风秋雨》到《送君》。凄楚的歌声像刀子,扎进苏三省的耳朵里。他明白自己从未被舒服日子眷顾过,不止自己,陈深的舒服日子,也快要到头了。

“我给你一支笔和一张纸,你明天中午以前把该写的名单都写出来。”

“苏队长……没有爱上过什么人吧。”

苏三省不明白李小男的意思,但是停下脚步,细细听着。

“我想……苏队长一辈子没爱过什么人。”李小男的语气里充满了嘲讽,苏三省想着她几日前还用那种软软的眼神看自己,身上的香气现在想起来一阵作呕。

“李小姐知道什么是爱人?陈大队长可亲自把你铐了,还把你丢给了我。”苏三省觉得不悦,却又抬不起脚离开。“而且,如果你爱他,就应该活着……”语气中有些不易发现的忧伤。

“爱是无畏,是无私。我爱的不是陈深,是四万万的同胞,是无数受苦受难的人民,是千疮百孔却依然振奋的大中华。”真是没有结果的无趣对话,苏三省也知道李小男若是去了刑讯室就不能活着出来了,所以他不再说什么,只是重重地合上门,大步向前走去。

爱,是活着……

    

事情总是这样顺理成章的变得更好或更坏,毕忠良这日给自己下了死命令,必须找出麻雀,找出那个在宰相、唐山海、李小男背后穿针引线的人。毕忠良害怕怀疑陈深,这点让苏三省很不屑,毕竟在他审讯完李小男后,他就成了大家口中冷血无情的苏三省了。可他苏三省只要活着一日,就是对这个世界,对55号,对包括毕忠良在内的所有人,最大的有情了。因为不只毕忠良,55号没人愿意怀疑他们的陈大队长,苏三省觉得自己在救他们的命。

不过,当陈深和柳美娜在所有人视线里彻底消失的时候,一切就不由得55号的人不想承认了。毕忠良那日发了很大的脾气,当着苏三省的面把他常用的杯子摔在地板上,七零八落。没人敢说话,大气也不敢出,只是纷纷笔直地站着。

苏三省收起了平日的傲慢,走上前说:“毕处长,我去抓他!”话说得简短,可一点也不简单。毕忠良抬头看着苏三省,这似乎是两人认识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视,毕忠良表情复杂,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苏三省,但好似很久前就认识。良久,他无奈地点点头,摆手让苏三省出去。

突然,他叫住了苏三省。“苏三省,万事小心。”

苏三省走到门边停住脚步,背对着毕忠良,答应道:

“为了我自己,我也会活着。”

死了,就全没了……

毕忠良在二楼办公室的窗口目送苏三省的黑色别克车穿梭在雨里,这个男人总带着雨水,无论自己什么时候见到他都是这样。他有一种预感,可能这是他和苏三省最后一次见面了。

 

苏三省最终还是死了,结束了他蝇营狗苟的一生。死后的第三天,毕忠良出席了他的葬礼。苏三省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当年在日本人眼前红极一时的苏大队长,最终也就落得惨死巷口的结果。毕忠良觉得讽刺。

虽然是特殊时期,一个头两个大的上司毕忠良依然准时出席,也算是草草送走了苏三省。

回到55号的办公室,毕忠良消沉地坐在沙发上,他伸手去桌上摸茶杯,却发现茶杯早在好几日前被自己摔个粉碎。于是吩咐扁头买一个新的,谁知道扁头一转身没多久就回来了。

“怎么这么快……?”

“这……这个是苏队长几天前叫我买给您的,您那天摔坏了杯子……苏队长说您爱喝茶。这…这几天忙着,我……我给忘了。”

毕忠良一惊,更加颓然地瘫在沙发上,沉重地闭起了眼睛。


END.

=============================================

终于把上下都写完了,再不写完就破2w了!

你们等着,待我来开sm,满足断妹的月全蚀梦2333333

谢谢小杉杉总给我提供淫靡的脑洞,感谢鸥妹总发给我小哥哥图安抚。

大结局啦撒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65)
©Eat your flowe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