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 your flowers

And your heart......
為愛你的人死,才值得……

如同初次的戀愛,初交的友情
好像半分忘了的古語一般模棱
苦痛更新
又來反復訴說衷情
訴說生涯中走錯了的歧路迷津

Una parte de mí ha muerto,
y no puedo llorar.
Ya que olvidé todos los sinónimos de 'tristeza'.
Ahora todo lo que puedo hacer sin ti es reemplazarte.


instagram:amanda_stony

做夢

一晚,我做了一個像連續劇一般的夢,斷斷續續,醒來幾次。


那是一條永無止境的上坡路,有點像夜晚的加連威老道一樣熱鬧非凡,人頭攢動。每個人都穿過我的身體。我猜他們是故意看不到我。


我叫了一輛的士,司機問我去哪,我說隨便開,可又有些猶豫,按理說我應該有一個目的地。司機如果帶我兜路怎麼辦,把我拐賣了怎麼辦,把我先奸後殺怎麼辦。


我仔細朝前看,反光鏡里是她的臉,嚇得我大喊“停車!”,然後落荒而逃。




我迷迷糊糊地醒來,還不忘告誡自己,不應該再接觸這個人了,我既不希望再受到打擾,也不希望彼此仍有什麼交集,我只需要好好把一些畫面珍藏起來足矣。


這樣說來,事情才過了十幾個小時,我竟然想了這麼多。我想,是潛意識在保護自己。


可我覺得有些丟臉,上個廁所又想繼續進入夢中扳回一點顏面。




所以我依然站在那條上坡路,看著她從的士車上下來問我怎麼了,我覺得氣憤、尷尬,不知道說什麼才顯得又疏離又禮貌。躊躇了很久決定轉身離開,夢境真實得我連思考過程都能複述出來。


這會是一個不好的循環么?像我以前體會過的那樣,所以我還是離開比較明智,所以我一邊感受人群穿過我的身體,一邊扭頭走開。




正如我告誡自己的那樣,有些路是要自己走的,親人朋友戀人甚至是陌生人都可能成為我的旅伴,我們會度過非常快樂或者非常痛苦的一段旅途,但起點和終點只有我一個人,所以我為什麼要執著于路上的某一個特定的人呢,終究是要離開的。




說回那個夢,後來我迷迷糊糊地又去了好幾個地方,上坡路和下坡路多得我以為我是在四川之類的什麼地方。她的臉會出現在每一個陌生人的臉上,說起來有些魔幻,有的僅僅是與我擦身而過,有的會和我禮貌點頭。




大概以後再也不會見到她了,我有些失落,於是在夢裡大哭,隨即醒來。望著天花板,覺得自己的夢很應景,大概是我的潛意識在用特殊的方式安慰我,它甚至有自己的思想,我又莫名其妙地有些高興起來了。




半夜我起來了好幾次,甚至還在4點鐘醒來把剩下的一集動漫看完,後來腦袋沉重起來,又睡了過去。反反復復幾次,但這個夢卻記得尤為清晰,雖然使我心情不佳,但它似乎預示著我接下來要經歷要處理的一切,我兀自這樣想。




所以我要去改變什麼嗎?


然而夢都醒了,我又能改變什麼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Eat your flowers | Powered by LOFTER